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一起讀書網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495章 要不,你們一起上吧! (5000字)

聽到薑太乙的話,沈天臉上笑意更盛。

他一襲白衣,隨風而舞,猶如天上謫仙,緩緩落在封神台上,道:“來吧!”

“我倒是想要看看,所謂的雷帝法到底有多強!”

薑太乙咧嘴,道:“既然如此,那本座就讓你享受享受。”

他腳踏虛空,縱身而上。

無儘雷芒儘數迸發,璀璨奪目,映照天地之上。

數之不儘的混元神雷席捲天穹,熠熠發光,散發偌大威壓。

天穹裂變,雷芒貫徹天地寰宇,若要將此地化作雷霆煉獄。

薑太乙漫步雷海之中,身後雷霆萬鈞,氣勢震爍八荒。

沈天眼前微亮,心中暗自感歎。

薑太乙修為雖然隻有十一劫大聖,但爆發出來的氣勢不弱於十五劫準仙。

冇想到這代神霄聖子實力如此強勁,不愧是後起之秀!

而且薑太乙掌握的雷帝法,比之神霄雷帝經還要強大一些。

當然,比起沈天掌握的神霄法,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神霄法乃是太古108天將所留,本就玄妙莫測。

如今沈天將神霄法融合其他大道,變得更加恐怖。

因此沈天所掌握的神霄法,堪比雷法至尊,至高無上。

……

此時,薑太乙已經準備就緒,氣勢洶湧澎湃,令天地失色。

他眼簾微抬,淡道:“這位道友,現在放棄還來得及。”

“雷霆無眼,若是將你劈壞了,可彆怪薑某!”

薑太乙看來,能與他抗衡的,隻有盛陽虛、項重樓這些絕代天驕。

沈天這種無名之輩,他可翻手鎮壓重傷。

沈天淡淡一笑,道:“來吧!”

薑太乙語氣漸冷,不知好歹,低喝出聲,

“戰!”

他手中玄妙的符文浮現,調動混元神雷。

一道道混元神雷絢爛奪目,在天穹中劃過璀璨神虹,宛若彗星墜落,快到極致。

天地暗沉,日月無光。

……

外圍有很多天驕在關注這場戰鬥,聚精會神。

一是因為薑太乙實力強大,天賦乃同代絕頂之輩。

觀看他的戰鬥,能收穫不少感悟。

二是因為他們想要看沈天出糗,以泄心中之怨。

畢竟,剛纔那位女修,因為這個沈天,將他們懟的無地自容。

見到薑太乙出手,頓時有人驚撥出聲:“冇想到閉關數年,薑太乙實力又有精進。”

“此子竟敢挑戰神霄聖子,不知死活。”

“這麼多混元神雷實在太恐怖,連準仙都擋不住,他完了。”

“我看,這小白臉肯定要被劈成小黑臉。”

眾人戲謔嘲諷,想要看沈天出糗。

然而,他們發現沈天神情竟冇有絲毫改變,依舊淡然。

隻見他屹立不動,任由雷霆洗禮。

刹那間,雷芒遮蓋天地,恐怖威勢席捲不斷,山河震顫。

毀滅氣機湧動,雷霆落下。

沈天依舊白衣飄然,不染絲毫灰塵,宛若謫仙。

薑太乙眸光微凝,驚疑道:“嗯?怎麼回事?”

“居然冇效果?”

“難道是混元神雷威力還不夠?”

他隱約感覺到哪裡有些不對勁,還從未有人能這麼輕鬆化解混元神雷。

難道是我薑某人幾天冇出手,雷道修為倒退了?

想到這裡,薑太乙眸光微凝,精芒閃爍,準備全力出手。

轟!

一股無比狂暴的氣勢迸發出來。

隻見薑太乙周身雷芒大綻,宛若烈日般,璀璨奪目。

在他身後,浮現出無比龐大的雷霆異象,威勢滔天。

異象凝聚成數萬丈虛影,遮天蔽日,猶如一尊雷神。

他動了……攜帶無儘雷威,虛空崩毀。

然而這時,沈天微眯著雙眼,輕吐出一口濁氣:“到我了。”

他的氣息,不斷攀升,直至巔峰,有一股無敵之勢。

沈天周身,瞬間爆發出無窮無儘的混沌神雷,化作一片雷海,席捲八方。

每道雷光,充滿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他右拳揮出,攜帶無儘混沌神雷,悍然而下。

“什麼!”

薑太乙雙眼瞪大,難以置信。

他自出世便受天地神雷親澤,將雷帝法修煉大成,才能掌控這麼多混元神雷。

然而,混沌神雷依舊是他無法觸及的存在。

此乃雷霆本源,象征著至高無上的力量。

然而,他竟在名不見經不傳的男子身上見到,心中震驚無比。

尤其是混沌神雷爆發出來的威能,令混元神雷都在顫抖,不敢與之抗衡。

而這時,沈天攻勢落下,天地瞬間被混沌神雷覆蓋。

刹那間,雷帝虛影便被吞噬,混元神雷也在不斷湮滅。

薑太乙虎軀一震,猶如斷線風箏,倒射而出,足足數裡方纔穩住身形。

他低沉怒喝出聲。

“不可能,我乃神霄聖子薑太乙,怎能在雷法造詣上敗給他人?”

“瑪德,拚了!”

他雙眸凝重,咬牙上前。

頓時,薑太乙體內雷芒湧動,纏繞周身。

他立足虛空,宛若與雷霆合為一體,化身執掌天劫的神明。

薑太乙大手按下,空間崩毀,虛空亂流,湧蕩千裡。

天穹之中,雷劫凝聚,轟然落下,震顫天地。

黑色雷劫足有萬丈,毀滅的氣機湧動。

無數道漆黑劫雷驟然落下,威勢滔天,驚人無比,令整個封神台都在顫栗。

不遠處,那些絕世天驕原本正在鏖戰。

但都被這股力量吸引過來,露出驚疑的目光。

盛陽虛摸了摸下巴道:“薑太乙那小子發什麼瘋,怎麼直接動用禁忌法?”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他們身為五域頂尖天驕,大多數都非常瞭解,也知曉對方手段。

項重樓雙眸之中,露出深邃的光芒,道:“除我們外,還有人能將薑太乙逼到這種程度?”

“有意思,看來又有隱世頂級天驕出世了。”

以薑太乙的實力,就算在絕頂天驕這一行列,都排名前列。

見到他如此吃癟,眾人都暫時停下手中動作,法印消散,準備觀看大戲。

……

另外一旁,玉虛子與敖烈的戰鬥也停了下來。

他們實力相差無幾,冇那麼容易分出勝負。

此時,玉虛子望向薑太乙所在的戰場。

他雙眸中仿若有無儘星辰流轉,能夠看穿虛妄。

玉虛子正在催動先天道瞳,窺探其中虛實。

但當他看得越久後,眉頭皺得越緊。

因為玉虛子發現,他竟然無法看穿沈天,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自己的先天道瞳,居然無法窺視!

敖烈抱著雙臂,臉上冷笑不止:“這下薑太乙那小子慘了!”

“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我沈元兄!”

敖烈親眼見過沈天出手,戰力強大有無敵之勢。

準仙級邪靈彈指可滅,跟他們完全不是同一級彆的存在。

薑太乙敢找這位狠人切磋,豈不是找揍?

……

但除了敖烈之外,其他人都認定薑太乙穩贏。

畢竟,他施展的乃是雷帝法中的禁忌法。

哪怕五域頂尖天驕,也少有人能擋。

然而,沈天神色依舊淡然無比。

望著不斷侵襲而來的黑色劫雷,沈天體內氣息轟然爆發。

他雙眸有雷光閃爍,仿若噬人。

他的身形也變得虛幻起來,無數法則湧動,霞光四射,與天地劫雷融為一體。

他在施展無上禁術掌控天地,爆發更加極致的威能!

此法,正是以身化劫。

隻不過經過神霄法改造,沈天對雷帝法的掌握已達到登峰造極之境。

他化作天地本源劫雷,執掌一切雷道法則。

沈天袖袍輕拂,天地色變。

原本對他侵襲而來的黑色劫雷,竟硬生生停滯在半空之中。

薑太乙瞬間愣在原地,驚駭開口:“怎麼可能?”

他發現,那些劫雷竟然脫離掌控。

就像是有人從他手中,硬生生將雷霆控製權奪走。

而這時,沈天輕輕拂袖,道:“去!”

頓時,那些黑色劫雷竟然調轉方向,對著薑太乙當頭劈下。

“不是吧!”

“要不要這麼玩?”

“媽呀,彆轟我!”

薑太乙瞬間被無儘劫雷所覆蓋,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封神台上雷芒貫徹,縈繞九天,迸發出無比駭人的力量。

在無儘雷光中,薑太乙的身影若隱若現,正抱頭鼠竄,極為狼狽。

這一幕,令所有人呆若木雞。

他們雙眼瞪大,充滿驚愕。

甚至,有人不相信這一幕。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喃喃道:“我看到了什麼?”

“神霄聖子正在被雷轟?”

“媽呀!世界觀崩塌了呀!”

誰不知薑太乙乃是雷霆之子,令萬雷臣服。

以往,都是他用雷霆轟彆人,哪有人能用雷霆轟他?

眼下,這一幕著實顛覆眾人。

……

劫雷足足轟了半刻鐘才停止,劫雲才緩緩散去。

此時,薑太乙已經躺在地上,猶如黑炭,極為狼狽。

他一身白衣破破爛爛,頭髮爆炸滿臉黝黑,口中還吐著白煙,根本不像是絕代天驕。

薑太乙嘴角抽搐,露出絕望之色:“嗚嗚,不帶這麼玩的!”

“天道,我要實名舉報,這裡有人開掛!”

薑太乙完全冇有想到,沈天在雷法上的造詣如此精通,遠超過他。

到底誰纔是神霄弟子?

……

盛陽虛與項重樓眼中露出驚訝,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薑太乙如此淒慘。

盛陽虛咧嘴一笑,道:“五域何時出了位如此強大的雷道高手,怎麼從未聽聞過?”

項重樓瞥了他一眼,道:“怎麼,想去試試?”

盛陽虛昂首笑道:“自然。”

“那就走!”

項重樓直接縱身而起,向著那處戰場走去。

另外一旁,玉虛子也動身,直接向著薑太乙所在的位置走去。

敖烈見狀,眉頭緊蹙,道:“還冇打完,你去哪裡?”

玉虛子淡漠開口:“你太弱,無法讓我全力出手。”

說完,他直接轉身離去。

敖烈怒上心頭,本想攔住玉虛子,與他一較高下。

但當他看到玉虛子走的方向,身軀停了下來。

敖烈冷笑道:“好傢夥,敢去找沈元兄的麻煩。”

“我看你等下有多慘!”

敖烈抱臂環抱,露出輕笑。

不止是他們,封神台上其他天驕也紛紛停手,向著沈天等人所在的區域走去。

沈天能擊敗薑太乙,足以證明其實力強大。

若是能夠贏他,那足以證明自己。

一時間,風雲變色,群雄彙聚。

……

這時,沈天已然走到薑太乙身旁:“彆裝了,還打不打?”

沈天根本冇有下重手,畢竟薑太乙是自家人,還是要給他點麵子。

薑太乙聞言,頓時從地上跳了起來。

他整理一下髮型,苦笑道:“不打了,不打了!”

“冇想到道友實力如此強大,薑某佩服佩服!”

薑太乙心中十分感歎,他這次可是被徹底折服。

畢竟,沈天乃是用薑太乙最擅長的力量,將他擊敗。

不服不行啊!

薑某可不想再挨雷劈!

這感覺,真不是個滋味!

……

沈天笑著搖頭,道:“那就算了吧!”

薑太乙眼珠子一轉,道:“不知道友師承何處,竟能掌握如此強絕的雷法?”

他心中驚駭無比,難以置信。

因為沈天使用的雷法,與他雷帝法極為相似。

若不是薑太乙確定自己宗門冇這一號人物,不然都以為是某位老祖宗跑出來虐他。

這老哥,實在太變態。

沈天嘴角微揚道:“怎麼?你想學?”

“想學,我教你啊!”

薑太乙身軀一怔,眼神發愣。

他冇想到,沈天竟會說出這樣的話。

但隨後,薑太乙身軀顫抖,激動萬分。

他可是親自感受過沈天雷法造詣有多精深,若是能得其真傳。

薑太乙有把握,實力再度提升幾個檔次。

到時候,盛陽虛、項重樓等人,他都不放在眼裡了。

想到這裡,薑太乙振奮無比,道:“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嗎?”

沈天點頭。

畢竟是自家人,自然要好好關照一下。

見到沈天答應,薑太乙欣喜萬分,差點要飛起來:“蕪湖~”

“薑某我要起飛咯!”

……

而就在這時,突然有兩道身影,從旁邊戰場飛過來。

他們立足與天地,展露出無比恐怖的威勢。

這二人,正是盛陽虛與項重樓。

絕世天驕本就渴望戰鬥,見到有高手出現,自然就被吸引過來,想要一戰。

盛陽虛上前,拱手道:“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他們想要看看,能擊敗薑太乙的天驕,究竟出自何處。

沈天麵露微笑,道:“沈元!”

然而,他視線正緊緊彙聚在這些人的腦門上。

隨後,沈天臉上洋溢位燦爛笑容。

因為他發現,這些人不僅是絕世天驕,更是當之無愧的氣運之子。

每個人頭頂,基本上都是濃鬱的紫色氣運光環。

沈天心中暗自激動,振奮無比。

這麼多韭菜,本聖主這次要起飛咯!

……

聽到沈天回答,盛陽虛與項重樓相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中的疑惑。

他們從未聽聞過沈元之名,對他毫無瞭解。

當然……這並不妨礙動手。

項重樓踏步上前,體內爆發出無比恐怖的威勢,大喝出聲:“與我一戰!”

他眸光熾熱,充滿著昂然鬥誌,很是自信。

顯然,沈天的戰力,已然得到他的認可,能讓自己全力出手!

然而,還冇等到沈天開口,盛陽虛就走了出來,擋在項重樓身前。

“我看,還是我先跟沈元兄切磋。”

盛陽虛同樣戰意昂然,不想將這個強大對手讓給彆人。

然而這時,又有一道身影走了過來。

“還是讓本座先戰!”

玉虛子漫步而來,渾身爆發出強悍氣勢,席捲開來。

他神色淡漠,定定望著沈天,都冇將盛陽虛與項重樓放在眼裡。

玉虛子走到沈天身前,淡漠道:“你很神秘,值得讓我全力出手。”

沈天眉頭微蹙,這玉虛子也太裝逼了吧!

這小子,難道是逼王轉世?

……

然而還冇等到沈天開口,周圍又有幾道身影走了過來。

狂風大作,隻見虛空被撕裂,其中湧動出強大的虛空之力與陰陽之力。

隨後,走出一名青年男子。

他額頭處有一道鯤鵬符文,身後陰陽雙翼不斷揮展,迸發出無儘神芒,看起來極為驚人。

此人立足於天地間,仿若能輕易吞噬無儘虛空。

他,便是小鯤鵬。

它乃是荒古巨凶後裔,體內具有荒古巨鯤與荒古天鵬血脈。

再加上它揹負陰陽雙翼,力量無比恐怖,能輕易滅殺14劫準仙。

小鯤鵬一出現,瞥了一眼玉虛子,又看了一眼沈天道:“先與我打!”

然而很快有鳳鳴響起,道:“憑什麼先和你打?”

“我看,還是讓本座先來!”

滔天烈火,席捲而來,攜帶者焚滅萬靈的威勢,無比駭人。

隻見在小鯤鵬對麵,出現一名身穿鳳凰戰甲,神色冷傲的男子。

他氣息十分恐怖,周身繚繞起無比熾烈的鳳凰神炎,威勢駭人。

此人一出現,令周圍溫度瞬間暴漲,宛若烈日盛開,近在眼前。

這人,正是不死凰族的凰九天!

不止是這些人,還有很多天驕都在往這裡趕。

隻不過,他們一到這裡,就吵了起來。

眾人在爭論出場順序,到底誰先跟沈天打。

……

見到這一幕,外場天驕驚駭無比。

他們冇想到,這麼多絕世天驕齊出,竟隻為挑戰一個沈元?

他究竟有何魅力,能吸引這麼多天驕紛至遝來?

而此時,沈天嘴角瘋狂抽搐。

他望著前方烏泱泱的人群,麵露黑線。

怎麼每個傢夥跑過來,都說要切磋?

你們這些所謂的天驕,把本聖主當成什麼?

沙包嗎?想打就打?

既然如此,那本聖主就成全你們。

沈天眉頭微挑,上前道:“大家都停一停,沈某有個建議!”

“要不,你們一起上?”

“這樣也能節約一點時間!”

話音一出,萬籟俱靜。

……

那些絕世天驕愣住了,望著沈天,眼中充滿著驚駭。

他們冇有想到,沈天竟敢說出這樣的話!

囂張至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